南通拓展光电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聚焦“人、车矛盾” 车界两会献策

编辑:南通拓展光电有限公司  时间:2018/08/16
两会期间,来自汽车行业的代表委员们的议案提案被视为行业发展的“晴雨表”。在2009年以前,自主品牌、自主创新是中国汽车行业最欠缺的问题,因此屡屡被汽车界代表委员们提及,但是在接下来的2009、2010年,新能源汽车大热,有关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扶植政策等方面议案提案成为主流。

今年,来自汽车行业代表委员们的议案提案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把目光从“要政策、要投入”转向“解决人、车矛盾”上,其视野也从产业本身,扩展到汽车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保险、信贷、交通安全管理及知识产权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来自本土汽车企业的代表委员们,在经历了2011年的市场寒流后,大多也都意识到,自主品牌要发展不能光靠扶持,而是需要实实在在的技术升级和创新,甚至有的代表委员还提出,国家应提高标准,对行业加强监管。

尽管在众多的提案议案背后仍能看到企业不同的利益诉求,但一个显著的进步是,这些来自汽车界的代表委员们正在由自身及行业利益的代言人向社会公共利益代言人转变。

从要“帮扶”到要监管

犹豫再三,政协委员、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还是在两会开始前召开了自己的提案发布会,与往年提交多份提案不同,今年李书福只提交了一份提案,且这份名为“关于提升车内空气质量,防范车内空气污染”的提案主动将自主品牌敏感的质量问题作为话题。

民营企业家的身份、一向大胆敢言的行事风格,李书福往往被视作自主品牌车企“发声”的代表。而在两年前,李书福的提案也大多围绕支持自主研发、减免税费等方面的问题,要求政府鼓励企业自主创新,在研发、税收等方面给予支持。而今年李书福提案的转向,也被认为代表着自主品牌车企的转向。

“车内空气污染”并非新话题,早在7、8年前,关于车内空气污染的案例就被国内舆论集中报道。而李书福此番也并非老生常谈,3月1日《乘用车内空气质量评价指南》(简称《指南》)正式实施,社会对于车内空气质量的关注再度升温。

李书福认为,《指南》只是推荐性国家标准,而非强制性国家标准,起不到足够的约束作用。正是因为中国没有这样一套针对车内空气质量的控制标准,因此导致大量外国品牌在中国投放的产品与其在欧美投放的产品标准不一致。“让老实人吃亏。”

针对此,李书福建议,尽快将《指南》转变成国家强制性标准,同时由国家环保部、质检总局牵头建立权威的乘用车空气检测和发布机构,对市场上的新车空气质量进行定期的抽检,并将结果公开发布。

李书福甚至不避讳地提起,早年间中央部委领导乘坐吉利汽车感到头晕、难闻,使他开始关注车内空气质量。如今的这份不避讳,源自他对今日吉利汽车质量的足够自信。“国内自主品牌车企逐步展开了这方面的污染控制工作,不少自主品牌的车型车内空气质量已经超过了合资车型,达到汽车行业领先水平。”

当然,李书福也没有忘记为沃尔沃适当地“打广告”,他表示,沃尔沃的安全标准是按联合国环境署关于儿童呼吸空气质量标准制定的系统。李书福称,当初之所以看好沃尔沃的未来发展,除了其著名的“安全”特色,还看中了其在环保方面的表现。

李书福并非主动要求政府提升标准、加强监管的唯一代表。国内另一自主品牌车企长城汽车的代表,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同样呼吁政府部门加强质量监管。作为国内车企出口领域的排头兵,王凤英往年所提的议案多与汽车出口有关,呼吁政府加大对自主品牌汽车出口的扶植力度、打响中国车品牌方面。今年,王凤英则在明确中国车走出去路径、建设质量强国两份议案中,都强调政府加强监管,在国际化方面希望政府提升出口企业资质门槛,加大对出口秩序、出口产品结构的监管,促进优胜劣汰;在提升质量方面希望政府加强质量监管、促进企业进行质量提升。

这些转向的背后,是近几年自主品牌车企纷纷加大技术研发的投入,自主研发水平明显提升,新车质量也比以前大大提升。吉利汽车与长城汽车在J。D Power新车质量测评与C-NCAP碰撞测试甚至欧盟标准的测试中均有不错表现。

新能源汽车今年依旧是两会代表关注的热点之一,不过代表们的关注重心同样从要求政府支持、加大投入转向加强管理。

浙江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鲁冠球、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马纯济两位人大代表都提交了新能源汽车的议案,他们主张政府做好规划,尽快制定并完善相关标准,防止一哄而上、各行其是。

今年两会甚至出现了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反思与质询声音。人大代表、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发平撰写了一份质询案,就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质询国家有关部委,准备通过合法程序提交到大会。如获通过,这或将是今年全国人大首件质询案。

这份质询案认为,国家有关部委在制定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时,对技术层面更加看重,而对产业和商业因素有所忽略,如过于重视纯电动忽视了混合动力与传统节能技术,补贴都补给整车而没有电池企业等,会使整个行业发展出现偏差。

这些观点,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过程中被多次提出,但以往主要是业内人士私下讨论或在论坛上稍微提及,在关注度最高的全国两会上如此集中地提出尚属首次。

关注汽车社会

随着我国成为汽车消费大国,汽车如何与社会协调发展的“民生问题”也开始越来越多受到重视。从去年就备受关注的城市治堵,到提了几年后终于成为社会热点的校车问题,儿童交通安全问题、再到由撞豪车引发的保险问题等,都进入车界两会代表的视野。

今年两会,汽车行业最受社会关注的话题莫过于校车。去年接连几起恶性交通事故后,校车问题终于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这也让近年来一直关注校车问题的宇通集团总裁汤玉祥等代表们看到了打破校车市场“坚冰”的希望。

去年,人大代表汤玉祥首次在两会上提交有关校车的议案,让社会关注并意识到校车问题。但在当时,这一提案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教育部对我的提案进行了回复。一方面回复表示,校车不在九年义务教育制度的范围内;另一方面,回复表明教育部在相关问题上进行了哪些工作,比如校车试点。但是,对于校车今后如何普及、如何操作,没有任何答复。”

今年,汤玉祥提交的议案仍与校车有关,而且把议案的重点放在如何解决校车上路的运营机制上,如谁来买、谁来运营、谁来监管。

早在6年前就开始关注校车并将其视为“潜在市场”而进行准备的汤玉祥认为,今后的重点不仅仅是产品问题,更多的是“如何管”的问题。他建议政府尽快落实购买校车资金筹措的相关政策;尽快明确国家层面的校车行业主管部门,成立由政府控股的校车公司,建立校车运营机制;尽快明确完善校车相关法律法规,落实校车的优先路权等;同时在社会大环境中推广校车文化,为校车的实际运行打造从管理到文化方面的基础。

人大代表、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董事长李进巅今年同样提交了有关校车的议案。他建议,各地应成立省级“校车管理中心”,对校车实行统一车辆采购、统一收费标准、统一驾驶员和监护人培训、统一运营监管的“四统一”。并在道路条件较好的地区适当放宽校车驾驶员的标准,降低至公交车驾照水平,对校车司机进行统一培训等,解决校车驾驶员短缺的问题。

人大代表、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今年提交了6份议案,除了一份与食品安全相关的议案,其他几份都与汽车行业发展的软环境息息相关,如针对前一段引发热议的“撞豪车赔不起”事件,建议完善汽车保险业制度;而身处经济发达、信贷金融工具接受度较高的广东,曾庆洪还提交关于支持汽车金融公司发展、完善汽车消费信贷的议案。

今年年初刚退居二线的原江淮汽车集团董事长左延安,此次两会则提交了19份议案,是汽车行业代表中提交议案最多的代表。他提交的议案,涉及广告法、侵权法、企业商标、外商投资、交通事故社会公共救助等多个领域,除了加大对核心零部件研发投入、从国防方面提高自主品牌政府采购与汽车直接相关,其他议案多指向汽车行业发展的外围环境改善。

而去年提出“民生车”、改善消费结构的人大代表、郑州日产总经理郭振甫今年继续关注民生话题,针对超大城市的交通问题,提出应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同时,为中国老龄化社会做准备,建议发展无障碍出租车。

人大代表法士特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李大开提交了尽快出台汽车产品“三包”规定的议案,建议尽快出台政策,明确权责主体,减少消费纠纷,关注点同样是汽车消费与社会协调发展的民生问题。

正如车企人士所言,汽车社会问题现在之所以如此受重视,正是因为中国汽车行业发展到现阶段后,遇到交通、污染等多方面的瓶颈,而这些瓶颈,不是仅靠汽车行业自身努力提升技术、提高质量就能解决的,需要更多社会基础系统的协调发展。